警鍾長鳴

节后“四风”问题观察 操办婚礼,这样打擦边球可以吗?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添加日期:2019-10-11

  結婚是人生的一大喜事,理當慶祝。然而,近年來一些黨員幹部借著這一喜慶事宜大操大辦,甚至收錢斂財。在糾正“四風”的高壓態勢下,有人甚至玩起了“躲貓貓”的“把戲”。我們梳理了幾種常見的違規操辦“名目”,告誡黨員幹部:操辦婚禮,這樣打擦邊球不可以。

  小規模多批次,是不是就沒事了?

  黨員幹部操辦婚禮,大操大辦不允許。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分開請客,每批次符合宴請桌數和人數要求,這樣是不是就沒事了?

  2018年5月25日、5月26日、7月底和8月初,爲了給兒子操辦婚禮,天津長蘆漢沽鹽場所屬制鹽場原黨委副書記、場長劉義聰,分別在2個地點分4批次宴請了漢沽鹽場有關領導、部室人員及制鹽場有關領導和同事,並收受同事和下屬禮金1.4萬余元。2018年10月,劉義聰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搞小規模、多批次操辦,貌似每次都“合乎標准”,總數則遠遠超過規定,其實是在規避監督“耍花招”,早已突破了紀律的“紅線”。2019年9月,中央紀委公開曝光了西安市鄠邑區教科局副局長王建博異地分批操辦婚宴的典型問題。對化整爲零、穿著“馬甲”的“四風”問題,紀檢監察機關一經發現就嚴肅處理。

  只請客不收禮,是不是就可以了?

  黨員幹部操辦婚禮,借機斂財不允許。只請客、不收禮,這樣是不是就可以了?

  2013年5月5日,在未向鎮黨委申報同意的情況下,海南省瓊海市嘉積鎮文坡社區黨支部書記、居委會主任陳秋,爲其子在老家舉辦婚宴68桌;2014年初,又爲其孫子操辦滿月酒36桌。兩次宴請,參加人員除親屬朋友,均有社區居委會幹部、居民小組組長,沒有收禮金。2014年9月,因大操大辦、鋪張浪費,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陳秋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操辦婚喪喜慶,既要防止黨員幹部借機斂財,也要反對講排場、比闊氣、招搖過市、鋪張浪費。2011年頒布實施的《農村基層幹部廉潔履行職責若幹規定(試行)》將“大操大辦婚喪喜慶事宜,或者借機斂財”列爲不正之風,明確予以禁止。2018年修訂的《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將“生活奢靡、貪圖享樂”列爲違反生活紀律的情形,黨員背離了“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的義務和“尚儉戒奢”的要求,搞大操大辦、鋪張浪費,按違反生活紀律處理。

  只收錢不入賬,是不是就沒事了?

  黨員幹部操辦婚禮,違規斂財不允許。只收錢、不入賬,這樣是不是就沒事了?

  2019年1月,甯夏回族自治區同心縣審計局幹部楊福貴爲女兒舉辦婚宴,隨禮人員542人,收受禮金47.53萬元。其中收受管理和服務對象以及與其行使職權有關人員179人的禮金10.03萬元。爲規避檢查,楊福貴將隨禮人員信息選擇性抄錄在禮薄上,並將部分人員隨禮金額進行了修改。楊福貴受到留黨察看二年、政務降級處分,違規收受的禮金予以收繳。

  《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第91條規定,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操辦婚喪喜慶事宜,借機斂財的,給予從重或者加重處分。只要是利用職務或者職務上的影響借操辦婚禮之機斂到錢財,不論多少,不論是否入賬,都是違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面對無處不在、越織越密的監督網,不入賬的小伎倆,又豈能掩蓋借機斂財的違紀事實?

  走過申報程序,是不是就“免檢”了?

  目前,很多地方都確立了申報備案制度,要求領導幹部填寫個人操辦婚喪喜慶活動報告表。操辦婚禮前,按程序報備過,是不是就意味著接下來都“免檢”了?

  2018年9月7日,深圳市寶安區沙井街道壆崗社區黨委書記、工作站站長陳展翀向組織申報爲其子舉辦婚宴,申報席數20席、參加人數200人。2018年9月30日,陳展翀實際操辦婚宴時,共擺41席、參加人員約400人,與申報席數和人數嚴重不符,也明顯超過當地規定席數和人數的上限,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2019年7月,陳展翀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报备,不是信口开河,更不是一纸空文,而是严肃的组织程序,是核查实际情况的重要依据。报备必须如实,执行必须坚决。不拿规定当回事,抱着“报备过就没事了”的想法,搞阴阳报备、弄虚作假、少报多办,事实证明,这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韩亚栋)